Nuffnang

adverlets

Who's on the line

Sunday, September 12, 2010

我饿 ...............

和我乡友讲完一轮电话,太过于激动,突然很想吃皮蛋较+teh 生熟奶冰 gao gao .. 不懂是不是和乡友讲完话,会被传染到家乡的气息。。。。。虽然我没有一次晚上和他们出去是有吃的。。但是突然神经起来。原本关机了,又在开机因为心虚。要做功课,却一直蹉跎到现在,却又想睡了。看到学妹说,要跟从读书表,天啊。。我从来没有。学弟妹真好,至少没有遗传到我这种‘无志气派症’。 看来最近另一班学弟妹被实习申请被困扰的有天没地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有时候,我们不应该太过于了负面,也不至于乐观。因为人总要学习未雨绸缪。

还问我说,谁是"无志气党"员,我就是其中一位荣誉顾问会员~哈哈哈。。。

有得必有失。有时候,我们看到表面的,内在未必如同。我不懂当年我的系友们谁是经过面试才决定去的。可是,本人有面试过,又如何?他面试时和你说得多完美,多美好,多无暇的实习大概,条件,在你第一天踏进那扇门后,就仿佛掉进了地狱陷阱,一切可以被推翻,所有的罪名,会在最后一天,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来探访你的讲师面前。我不懂我会不会拿到 A .如果我是,我想礼貌上我也要非常感谢,他们让我这么困难的得到这个收获,我终于有收成了。如果不是,我也不会有什么仇恨。 如果我这一辈子,难过的事,痛苦的事,上天只是让我得不到 A , 那又算得了什么委屈?

来到这种地步,我可以说这是大公司,大规模组织的丑陋吗?但是又奈何?我们没有白纸黑字和他们对峙。我也没有录下他说过的每一句话。他也没有给我任何的白纸黑字。要如何争执?又有谁能帮我?我只有和大家暗示我的无奈,表露我的懦弱,和我系友互吐苦水,尽管不是所有系友都是一样的遭遇,所以是少之又少,但是总有几个不幸的在你左右。

即使连我的主任都谴责我那高傲无人的态度,我想他不懂我的情况。我真得被他的话给伤害了。我以为他会懂,还是我还是不懂?毕竟他是有经验的内行人。。可是他那一席话。。我不想和他再争执下去。如果你实习回来,和我情况一样,请你把你的感受告诉他,是怎么一回事。

有时候,真得很厌倦那些和我说我懂你,我懂你的话。。。他们是真的懂,只不过到底有多难受, 多恶劣,他们永远感受不了。

情况可以是很美好的,犹如学姐,学长们口中说的,也可以是很恶劣。我都打好了预防针。只不过我没想到是可以再恶劣到你无法想象。这就是新鲜人吧?可是,我们值得更好的不是吗?亲爱的老师,请你们告诉我们,说我们无能,无用的,是谁?又是谁,造就了无能,无用的我们?

我没有发放负能量。我们都谦虚地在学习着,然而世外对我们的眼光却是“不可一世的一群家伙".到底我们做错了什么?难道真的要每天卑躬屈膝,强颜欢笑地面对每一个人?我想这一堂课,是我们永远都要重考的一科。


所以,<蔡康永的说话之道>,真的值得一看。--- " 做自己跟沒禮貌常常就是一線之間" 

或许你觉得现在的我还是执迷不悟,活在过去吧。。我也不知道,到底什么时候,我才能释怀,因为直到现在,每次我提起,我的眼泪还是会流下来。。

0 comments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averlets

Follow Me by Email

Search This Blog

Total Pageview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