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uffnang

adverlets

Who's on the line

Tuesday, April 27, 2010

重生

我正式的,脱离了那个鬼地方。我永远也不要回去,也不回头。

回头看看,二十二个礼拜前,我的那份热情,积极,在第一天就已经烟消云散。

究竟是怎么度过的,我又得到了什么,答案是:我无法真心的说出,很多。我只是度过了,度过了。一切都渡过了。

刚回去大学一趟,我好怀念。那我不想踏入的实验室,那讨人厌的讲师,那像我们父母的讲师,那义无反顾教导我们的学长学姐,那只有笑声,让我们上课谈天, 考试出猫的冷气课室,那讨人厌没地方泊车的校园。我既讨厌,又想念。

我很期待的实习,一切都画上句号了。那当初满怀热诚的,最后无疾而终。

回家的路上,我很怀念。那轻松的日子,无忧无虑。上课下课,如果可以终身做个好学生,或者,学生是一份工作,那该是多好的。可是,在我的道路上,是不允许的。是我,想飞得更远。即使有一秒我很累了,我也不想停下来,我只想中途换个路线。

我真想不起来,究竟这些日子我是怎么度过的。感觉是一片空白,我只有恐惧,就算我不知道我做过了什么,得到了什么,我只有害怕,我不想去记起。 对。我想是我不想去想起,所以我感觉好像失去了部分的记忆。好吧。

好像很迷茫,不知所措。每个人,在任何阶段,都总有同样的经历。不同的是,这个阶段,会来的早,还是迟。而我是属于前者。

我的表妹上个月中来了这里做工。我知道中学毕业了,是那么地彷徨。当年的我,亦是如此。但是她比我幸运很多,她有我们给她引导,她需要的,她家人都赴汤蹈火能给她。 刚看了astro 华丽台的一个本地节目《父母心》, 那位母亲,其实和天下的母亲都一样。她说:我不能给你很好的生活,可是这是你不能选择,也不能埋怨的。我给了你衣,食,住,行,给你教育,基本的,我都给你了。我不会教育我的孩子,我只希望我的孩子学会:知足。

有的父母没有身价百亿,没有事业王国,可以给孩子。如果想要更好的生活,父母能给的不是金钱,是教育。当有了高等的教育,当得到很好的工作,就会得到要的生活。往往年轻人都不喜欢教育,当年的我,亦是如此。

我不懂,为什么她不懂。她说她的家庭不幸福,不美满。她说的一切,都只因为她学不会:知足。她选择堕落,她选择逃避,她懦弱,她自卑,这一切都只是借口。我不是心理学者,我很累。我们都很累了。我们可以帮的,都做了。她十九岁,她是女的,但她选择要做一个男性。她天生就是一个女的,即使她站在镜子面前,从头到脚,都打扮成女的,她也会说她是男的。是自欺欺人,还是上天搞错了。我们也不想多管了。

她说她自卑,其实她既自卑又自负。

自卑不是謙虛,卻與自負有著密切聯繫。它們兄弟二個誰先誰後很難說,比做孿生更貼切。自負的人做事不踏實,自以為是,總想壓倒別人,處處顯示自己。這種人 看上去高傲自大,其實內中空虛,非常脆弱,一旦遇到挫折,便一蹶不振,自暴自棄。由於失去了滿足強烈自尊的市場,便很容易走入另一極端─自卑。

與謙虛者的大智若愚,不愛張揚相比,自卑的人一旦做出一點成績,便迫不及待的讓人知道,顯示自己的實力,滿足自己的自尊心,這時的自卑急速的轉為自負。

由 於自卑者太在乎自己,太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,因此,容易受到外界影響而易做出不理智或偏激的決策。自卑者經不起失敗,一旦陷入困境,便進入了一個死亡性 的惡性循環。越自卑,越沒有信心,越沒有信心,感到自己越無能,無能感越強烈,自卑感就更加死死地籠罩著他。這時,他看到的世界越來越小,小到只有他自 己,到最後,只有消極的苟且偷安。說到底,自卑還是因為太在乎自己造成的。

難道人不需要在乎自己嗎?需要,但凡事不要過分。記得有一位老母 親去參加聚會,在家裡選衣服,問兒子哪件更好看,兒子開始慢不經心的應付著,後來不耐煩了,說了一句:「媽,說真的,您穿哪件都一樣,沒有人會在意您。」 事實是這樣的,想一想,世上的人,誰會特別在意別人的穿著呢?除非你的所做所為影響了他人,或善或惡,或同情或傷害,除此之外,還有什麼能真正的引起人的 在意呢?

不管自負或自卑,都是氣質中有危害的因素,如果想改變,那就先把「自己」放下,去關心一下別人。當你真正的為他人著想的時候,才會受到別人由衷的尊敬和愛戴,到那時,你也不會在意別人說你什麼了,因為你已經跳出了個人的小圈子,你已經能夠理智的,按照你的原則去做事了

Wednesday, April 14, 2010

倒数十天,the countdown

进入倒数第十天 , 我才开始学会,我应该懂得的人情世故。 公司政治,无形的杀手;工作,只要懂得做一只听话的宠物,即使你做的有多烂,你还是最好的。你办得越无知,越一无是处,你就处于最安全的地带。

只不过在这强与弱之间,你是两者之间的一角, 那就是所谓的不幸。

三者之中,我弃权。 也许,这就叫做,懦弱。做个平凡的路人甲,就是我人生的宗旨。

I think nomatter where do you work, there is always politic. It is a cycle. Although i'm not involved, but the environment is just too bad. This is not a healthy environment, this is not a working place but a place for politic players .

Sunday, April 11, 2010

沉静的四月

进入第十一天, 这个四月,像是重新,像似结束。 我迫不及待一切都结束了,一直压迫着的,虽然即将过去了,但是过程是痛苦,不开心的,历历在目,挥之不去。我感觉我的生命快要复活了,希望这一切都如愿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averlets

Follow Me by Email

Search This Blog

Total Pageview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