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uffnang

adverlets

Who's on the line

Monday, February 7, 2011

她说

 爱情使人忘记时间,时间也使人忘记爱情。-- 《思念里的流浪狗》
 孤单不是与生俱来,而是由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开始。
 
 爱情还没有来到,日子是无忧无虑的;最痛苦的,也不过是测验和考试。当时觉得很大压力,后来回望,不过是多么的微小。

 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,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。

缘起缘灭,缘浓缘淡,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。我们能做到的,是在因缘际会的时侯好好的珍惜那短暂的时光。

我们害怕岁月,却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可喜。我们认为生存已经没意思,许多人却正在生死之间挣扎。甚么时候,我们才肯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?

放下尊严, 放下个性, 放下固执, 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一个人。

最好的丈夫, 是讓妻子享盡榮華富貴的丈夫。 最好的情人是隨傳隨到, 而且每天令我有惊喜。

忘记一段逝去的感情、忘记一个已经不爱你的人,那个过程,就像戒除毒瘾一样痛苦。毒瘾发作的时候,你痛苦得全身发抖、身体扭曲、五内翻腾,你 恨不得一头撞向墙壁,你倒在地上挣扎,痛哭流涕,失去了做人的尊严。可是,谁叫你吸毒?凡事都有代价?开始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。--《幸福の鱼面颊》

第三者也许是最痛苦的,却不是最孤单的。最孤单的是一脚踏两船的那个人。--《幸福の鱼面颊》。

也许,这就是爱情。思念,牵挂,期待,相见,微笑,然后哭泣。--《幸福の鱼面颊》

抛弃别人总比被人抛弃好过一点,所谓离别,总是一个走,一个留下,走的那个当然比不上留下的那一个痛苦。-- 《思念里的流浪狗》

爱情的抉择有时候跟赌博没有两样,你可能赢,也可能输得一败涂地。你决定去还是不去的时候,要考虑的不是你将来会不会后悔,也不是他会不会永 远爱你。因为你根本无法知道答案。最重要的,是你爱不爱他,是不是爱他爱到愿意豪赌这一铺,虽然你是个贫穷的赌徒。-- 《思念里的流浪狗》

悔、悔恨、悔疚。统统不是问题,但是后悔的时间必须要短。无止境地后悔和悔恨,那的确是弱者所为。--《思念里的流浪狗》


什么都有用完的一天,太阳会用完,空气会用完,燃料会用完,精力会用完。耐性会用完,斗志会用完,爱情又凭什么不会用完?-- 《思念里的流浪狗》


我们害怕岁月,却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可喜。我们认为生存已经没意思,许多人却正在生死之间挣扎。甚么时候,我们才肯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?

 
忘记是很痛苦的,以前如是,今天也如是。不过,以前的痛苦是因为记不起,今天的痛苦,却是怕自己无法忘记。

在你曾经爱过我的那些短暂岁月里,我或许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只是那些日子已成过去,要留也留不住。 

如果有一天我们在路上重逢,而我告诉你:“我现在很幸福。”我一定是伪装的,如果只能够跟你重逢,而不是共同生活,那怎么会幸福呢?告诉你我很幸福, 只是不想让你知道我其实很伤心。

我们总是不懂得珍惜眼前人?在未可预知的重逢里,我们以为总会重逢,总会有缘再会,总以为有机会说一声对不起,却从没想过每一次挥手道别,都可能是诀别,每一声叹息,都可能是人间最后的一声叹息。

思念一个人,不必天天见,不必互相拥有或相互毁灭,不是朝思暮想,而是一天总想起他几次。听不到他的声音时,会担心他。一个人在外地时,会想念和他一起的时光。

离别与重逢,是人生不停上演的戏,习惯了,也就不再悲怆。

不能见面的时候,他们互相思念。可是一旦能够见面,一旦再走在一起,他们又会互相折磨。

有什么方法可以把另一个人忘记呢?只有用时间和距离。如果没法忘记他,就不要忘记好了。真正的忘记,是不需要努力的。

 因为有所期待,才会失望。

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碎,扔到海中,那么,我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……你的言语,我爱听,却不懂得,我的沉默,你愿见,却不明白……
 
爱情是风花雪月的事,失意的人是玩不起的。

 我以为爱情可以克服一切,谁知道她有时毫无力量。我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,然而,制造更多遗憾的,却偏偏是爱情。阴晴圆缺,在一段爱情中不断重演。换一个人,都不会天色常蓝。

 同一个人,是没法给你相同的痛苦的。当他重复地伤害你,那个伤口已经习惯了,感觉已经麻木了,无论在给他伤害多少次,也远远不如第一次受的伤那么痛了。

没有回忆的人生,未免苍白了点。--《流波上的舞》

爱火,还是不应该重燃的,重燃了,从前那些美丽的回忆也会化为乌有。如果我们没有重聚,也许我偕带着他深深的思念活着,直到***衰朽。可是,这一刻,我却恨他.所有的美好日子,已经远远一去不回了。 深情是我担不起的重担,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谎言。


 一个人,只要不害怕失去,譬如不害怕失去尊严,那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

当你发现人生的痛苦和荒谬是那么当然,你应该知道眼泪不是对付它的最好方法--《流波上的舞》
爱情要完结的时候自会完结,到时候,你不想画句号也不行。--《悬浮在空中的吻》

男人的肩膀和怀抱,随时可以慷慨就义;女人的肩膀和怀抱却是爱情,只能留给她所爱的人。
迷恋一个人,就像中了魔一样,不由自主,再怎么聪明的人,也会不惜一切掏空自己所有感情,一旦醒来,已经没有剩余的感情了,变成无情是很理所当然的事。--《幸福の鱼面颊》

(转)

0 comments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averlets

Follow Me by Email

Search This Blog

Total Pageview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