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uffnang

adverlets

Who's on the line

Wednesday, March 19, 2008

好惊啊 !!!!!!!!!



12.15 左右, 我出到ukm正大门口, 当时我的车排在右手边第4 个位子, 那时是红灯。 对面马路青灯, 突然我听到一声嘀嗒,我以为我碾到什么了, 不管。。。把我最爱听的不能说的秘密演唱会版开大声一点。。就在这个时候,两个警卫跑着前来。。天啊。。啥事?我。。。我。。。。没犯错喔。。。他们直跑到红绿灯前。。好彩。。不管我的事。。。。哦。。原来对面马路有架wira撞到前面的车了。。。。他不得以的把车继续u-turn .. [往fasa3那个方向]后面的车也慢慢的避过撞到的路线。。当时下着毛毛雨。。那两个警卫看了看, 又走到左边看两看[大门口左边]。。。 又走回亭子去。。后来他们又走去对面马路的红绿灯下,嗯。。。我只看到很多一张张的纸。。一叠叠散在地上,[我以为是那架wira的司机的notes/roadtax..etc] ..可是他的大镜没破, 只是车头毁了,怎么有酱多纸啊。。在这个时候,这个wira司机又横冲直撞的驾到我要走的那一条路[去kajangtown那边]。。这时那两个警卫把捡到的纸拿回厅里, 这时我这里青灯了,在这个时候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。。。。。有一个merz 从我要转的那一条路后退过来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我在路中间阿!!!! 他要干嘛。。。。他不会是要退来我这里吧?什么事啊??????????????? 不是。。。 他是后退进我们大学入口的厅里旁边, 那时那两警卫刚跑回到哪里,还有另外一个不只是谁的人站在那里, 他们三人吓到来不及逃, 那个merz真的退得很快。。。 这时merz里有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车里跳出来,他们带着帽子[就好像工人戴的那种布帽],穿这一身烂衣[因为他们坐的是merz ,我很难想象他们穿这样会从这种车里走出来]。。 他们要抢警卫手上的纸!! 我过了路中间, 前面的车都停在路边巴士站了。。 我也待了一会。。这时前面又有一架kenari爆了大镜停在那里, 刚才那个wira的司机和kenari司机[ 我猜] 一直喊去追那个merz,[也有一个安弟很慌张的站在巴士站里] 这时有一个警卫架着motor过来了解情况吧, 那个kenari司机很生气, 很赌烂的赶快叫那个motor阿贝去追那个merz ,他讲那个是samun之类的。。可是这个阿贝无动于衷。。直直驾前去。。另一边路边就有一个热心的马来同胞问什么事,然后立刻冲着去帮他追那个merz。。[他驾p.saga].这个事主也遇上了朋友。。然后我要前进了我好害怕。。虽然我很想去帮忙, 可是我只有蕉仔, 我也没这种本事。看到那个男的表情,真的觉得这是什么世界啊。。。。好无辜哦。。。。为什么。。。。他们可以驾着merz来打枪。。。。真是好害怕哦。。

 

经我分析了一轮, 我想这是一宗驾车祸真打枪的事件, 可是讽刺的事。。 在我的大学门口, 却没人帮得了忙。。

0 comments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averlets

Follow Me by Email

Search This Blog

Total Pageviews